院长信箱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走进育英

走进育英

当前位置 :  走进育英 > 走进育英 >

流年印痕——我在育英的日子

 发布时间 : 2021-11-10 09:37:14      点击:
 
  流年,词典里的解释是:流逝的时间和年华。诗人的解释是:时间如水,不仅流动,而且洗刷,存留下的必是刻骨铭心的感动和幸福,终身难忘的伤感和哀痛。我更喜欢后一种。流年如水,总会留下点什么,才使得人的生命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变得厚重而丰满,才使得他年我们在回首此生的时候,可以不留遗憾。
  从2000年进校到现在,我在育英已整整八年。八年的时间不长,它只是历史长河中短短的一瞬;八年的时间又很长,长到占据了我有生之年的五分之一。 在育英,我度过的是我精力最为旺盛也最富创造力的八年,要说没有一些感慨那是不可能的。
  我来育英,还真是一种缘分。当初的我,为了抚养早产幼弱的女儿离开就职的中学做了几年的专职妈妈,一心想着换份工作换种环境;而先生认为从没离开过校园的我过于单纯过于直率,恐怕很难处理好社会上复杂的人际关系。是他陪我去的人才交流大会,趁我不注意时向正在招聘教师的育英学院递交了求职信。所以,当面试通知寄到家里的时候,我是很意外的,不过在先生的催促下还是动身去了下沙。乡村公路滚滚的尘土,人迹稀少的开发区,加之天又热得出奇,没进校门就想打退堂鼓了;进了校门更是失望,怎么看怎么不像大学,倒像是一所“小学”,这校舍的规模实在是太迷你了点啊。
可我却留下来了,原因很简单,因为当时的夏院长、陈院长都来自我的母校;而在外语系兼职的几位教授都是我当年在杭州大学的恩师。回到家似的亲切感觉油然而生。并且,对这几位长者我一直心存仰慕和感激,如今能有机会与他们成为同事,朝夕相处,近距离地请教学习,这对我来说,正是天大的幸事呢。
  当时我女儿年岁尚幼,离不开我的照料,而家与学校又相距很远,每天花在路上的时间就将近三个小时。因此,我的心中还是有顾虑的,担心既照顾不好孩子,又不能集中精力于教学。回想起来,真的很感激陈院长兼当年外语系主任,他给了我很多的照顾和充分的自由,我每天上完课就可以回家,并且,如果会议是安排在下午的,我一般也不参加,陈院长会让同事向我传达会议的精神。正因为这样,虽来回奔波在城西的家和城东的学校之间,我并没感到特别劳累,在上好课的同时,也能够保证有足够的时间与女儿在一起。如此人性化的管理,让我的心也渐渐安定下来了。
  然而工作却并不总是顺心的。师资的缺乏,让我们每个人都成了“多面手”,让用什么教材就上什么教材,连个学习的机会都没有。在最忙乱的一个学期,我竟同时担任了三种教材四个进度的教学任务,为了备课常常得到深夜,还必须详细做好笔记,免得走错了班级拿错了课本。
  更让我困惑的是,不是师范出身的我,对于如何把握课堂教学并无太多实际的经验,完全靠自己摸索,于是自己上学时我的老师为我们授课的方式自然而然成了我模仿的对象。可当年我们是高分考上大学的,而我面临的却是素质高低不一的落榜生啊!完全不同的学生却套用同一种教学方法,效果可想而知了。
  工作着,是需要有成就感,需要被人承认的。我有不少同学在杭州的本科院校任教,当他们说起讲台下一双双求知若渴的眼睛时,我的心里好生羡慕!因为,我的好多学生是连26个字母都写不全的;忙碌了一个学期,全班能通过B级考试的同学寥寥无几。强烈的挫败感几乎让我退却了。
  与此同时,学院在各级领导的努力下,不断地走向正规,我有幸目睹了学院的几个重大事件:被省政府批准为职业技术学院,列入国家统一招生计划;新教学楼、宿舍楼、图书楼、实验楼相继落成,学院渐成规模;顺利通过五年一次的评估;招生人数一年比一年有突破;毕业生就业率在同类院校名列前茅;被评为省平安校园;据说,不久的将来,学院将进入杭州市教委的事业编制,到时候,我们就不会再是没娘的孩子了……这一切,让作为育英一份子的我看到了希望。
  学院在成长,我也在成熟。与刚来育英时的我相比,如今的我已经渐渐累积了不少经验,在课堂这个舞台上已能收放自如,尽情表演。这其中,有我自己的摸索,也有与同事相互听课得来的它山之石。近两年,学院更是加强了对教师们进行这方面的的培训,开展了青年教师讲课比赛、集体备课活动,开设了助教研修班、讲师研修班,更举行了轰轰烈烈的高职课怎么上大讨论,令我获益匪浅。
  多年来与学生的相处,也磨砺了我的品行。我生性直率,眼里揉不得沙子,是心里藏不住话的那种。如今的我,少了一份张扬,多了一些内敛。我明白,现在的学生大多是被宠坏了的那种,并不失本性的善良。若能“收服”学生的心,绝对是胜过苦口婆心的说教的。而要做到这个“服”字,光靠师生这个名分是远远不够的。我学会了观察学生、揣摩学生的心理,然后有的放矢进行沟通,往往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更多的时候,我会在生活上关爱学生,在情感上接近学生。平时不断获取新鲜的知识和营养,能保证与学生有共同的话题,甚至是走在他们的前面,让他们不得不对我这个人到中年的女老师另眼相看。而当学生遇到难题时,就是我的年龄和阅历该发挥作用的时候了。总之,现在的我可以十分自信地说,我是一个好老师,更是一个深受学生喜爱的好老师。
  工作着是美丽的。这种美丽,不单单是指工作能带给我们财富,更重要的,是在工作中,我们能够体会到快乐和幸福。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八年来,身边的同事走的走来的来,唯一不变的,是同事间那种亲人般的感情。曾经问过已经离开育英的同事,在育英最让人留恋的是什么?答案出人意料的一致:那就是温馨的氛围。充满了欢声笑语的办公室是我们第二个家;正因为有了这样一个家,工作虽然是忙碌的,却充满了乐趣。如果有谁问我,这么多年留在育英,是为了什么?我也一定会回答:因为在这里我很开心,很快乐。
  回顾我在育英这八年,来到育英是一种缘分,若没有先生当初的“暗箱操作”,我大概都不会知道杭州还有这么一所学校叫浙江育英文理学院的;留在育英是情份,齐聚育英创业的当年我的恩师们给了我回家的感觉,而与同事的和谐相处让这种感觉一直延续至今;作为一个育英人,是一种福分,在育英的八年,是快乐的八年。而人,追求的不就是能有快乐的一生么?
  作为一个普通的教师,我并不擅长谈论大的政策性理论性的话题。流年逝去,它所留下的印痕本就是琐琐碎碎的吧,如同山溪冲刷后的小道上那些晶莹圆润的卵石,并不起眼,但却也真实地记载着过往,也期许着未来。
孔美凤
(基础部)
 
孔美凤,1968年12月出生于慈溪,1987年考入杭州大学外语系,1991年毕业,担任过中学教师和涉外企业翻译,2000年1月进入浙江育英职业技术学院任教至今。曾主编《高等学校英语应用能力考试辅导用书》等。
版权所有 © 浙江育英职业技术学院
地址:杭州市钱塘区4号大街16号
院办:0571-86913866 传真:0571-86910710
浙公网安备 33011802000510号
邮箱:zjyyc@zjyyc.com 浙ICP备12008174号-1
技术支持:亿校云